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置局时刻 > 第十七章 问询闹剧

第十七章 问询闹剧

第二天临近午饭梁昊给高端打来电话邀请他吃水煮鱼,还说他们“保安大队”新来了个四川人厨师,川菜烧的非常地道。高端撂下电话就一路小跑去了“保安大队”。梁昊正在食堂门口迎接他呢,梁昊把高端让进一个小包间,平时都是宴请上级领导用这个包间,今天梁昊就把高端当领导一样招待了。

梁昊递给高端一支大熊猫香烟,指着桌子上的三个凉菜说:看看都是新玩意,酱竹笋,腊肉小干鱼,咱们平时都没吃过,据说这四川老哥水煮鱼做的很正宗。

高端吸了一口大熊猫心中暗想:一个保安分队长竟然抽这么贵的好烟肯定是受贿弄来的。

梁昊满脸堆笑问:高端兄弟对姜星被杀现场凶手留下的那两个字咋看?

高端想了想回答:恋局?说实话我回家后翻了半宿词典也没研究出啥意思来,梁队猜出来了?

梁昊嘿嘿一笑说:忒惭愧,我这点墨水就更不用说了,咱哥俩闲聊啊,高兄弟多少也悟出点意思来了吧?

高端说:还让你猜对了,有点顿悟,应该是提示咱们的话,我觉得吧凶手说不定是个女的,她跟这个姜星相好时间太长了,姜星又有了别的女人她就起了杀心,恋局...主要是这个恋字,那女的真心恋着姜星。

梁昊问:高兄弟意思是姜星被杀是一起情杀案?

高端回答: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我听说这个姜星,跟不少有夫之妇关系不清楚。

梁昊眯缝着眼笑了笑突然问:最近高兄弟玩的挺嗨呀,22号晚上还去了路北区东工房那边着,是聚餐呢还是会友啊?

高端一听这话里有话啊,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梁昊问的这么干脆,他先是装作一愣随后说:梁队这是摆的鸿门宴啊,怀疑我杀了姜星?都是干这行的弄这么隐晦干吗?有话你可以直接问。

梁昊并没接高端的话茬,又问:昨晚上你也出去了吧?去了“皇朝夜总会”?

高端不慌不忙地回答:你管我去哪儿捏。

梁昊瞪着眼说:我现在对你有怀疑需要问清楚。

高端说:有本事你抓我,你有证据吗?

梁昊说:你咋还翻脸了?要是有证据我早就抓你了,看你嚣张的。

高端说:我就这么嚣张了怎么着吧?你一个管治安的装什么大蒜,你是黑社会呀?不看在咱们有合作的份上我早就把你当屁放了,懒得搭理你。

高端说完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就在这时慕容斌推门走了进来,这让高端又是一惊。慕容斌对高端说:小高,消消气,梁队长是怕咱们自己队伍出问题,来来来坐下,咱们把事情说清楚打消他的误会。

高端重新坐下说:科长也怀疑我啊?好,我今个满足你们的好奇心,有啥话直接问。

慕容斌说:好,梁队你有话就直接问。

梁昊说:行,对不起啊高端,22号姜星下午被我们汪大队长叫过来询问情况,大约5点左右他去了一趟厕所,当时你也在厕所里吧?

高端装作思索,半晌才回答:是,我看见他了。

梁昊说:你怎么看见他的?

高端说:厕所隔段有门,我在门缝看见他的?

梁昊问:他除了解手还干过啥?

高端回答:不知道,就看见他解小便着。

梁昊又问:他打电话没?

高端回答:好像是接过一个电话,一边小便一边接的,对了,还差点尿裤子上。

梁昊问:他说什么着?

高端说:好像是联系晚上喝酒的事,对了梁队,他不是请你喝酒吧?

梁昊扔掉烟蒂又点燃一支说:晚上9点多你去路北区东工房干什么着?

高端嗖地站了起来怒目圆睁地反问:那个孙子看见我去东工房着?

梁昊说:你着什么急呀,你如实地回答我就行了。

高端说:傻子都能听得出你是在指证我是杀死姜星的凶手,你是不是当我忒傻啊?

慕容斌说:小高你先坐下,梁队长也是例行公事,有人在通往东工房的路口监控里看见有个很像你的人在东工房出现过,他能不问吗?你坦诚地回答他就得了。

高端坐下把脸转向窗外说:22号晚上我在家哪儿也没去。

梁昊问:有证人吗?

高端说:这回还真让你失望了,真有。

梁昊问:谁是证人?

高端慢吞吞地说:我女朋友,我跟她语音聊天着,这算证人吗?

徐浩问:你女朋友叫啥?

高端回答:黄莺,仁慈医院的护士。

梁昊听后停顿了一下又问:就你俩?

高端说:谁一块交三四个女朋友,那不是流氓么。

梁昊问:高端,你好好配合一下行不行,你告诉我是不是就你们俩聊天着?

高端回答:我知道,就我俩的话她的证言不管事,你说巧不巧还真不是我俩,还有一个,我们仨。

梁昊问:第三者是谁?

高端说:梁哥,你嘴下留德,我还没结婚呢,你给我弄出个第三者来我的名声都毁了,谁还愿意跟着我,到时候打光棍了我能去找你媳妇呀?

梁昊气的脸都绿了,嗖地站起来吼道:我现在是传讯你,你能不能别胡诌白咧!

高端笑嘻嘻地说:干么呀这是,至于得吗,我是说我找不到媳妇让你媳妇,我嫂子给我介绍一个,看你小气的,还急眼了,真不识斗,你看你都把我弄成嫌疑人了我都没急,坐下坐下,我跟你说,我女朋友一个人作证真不行啊?

梁昊说:不行。

高端说:那我说了你可别一惊一乍的,不过我感觉还是不说好。

梁昊说:你咋还卖起关子来了,快点说。

高端说:你让我说的啊?那个第三者是慕容阿敏,我,黄莺还有慕容阿敏语音群聊着。

慕容斌一听这话手里的茶杯差点掉地上,他盯着高端问:你说谁,还有阿敏?

高端说:慕容科长,黄莺跟慕容阿敏是同学,我找黄莺聊天的时候吧她俩正在聊天,我就跟他俩说了几句话,不信你现在就可以电话问她俩。

高端说完不等慕容斌答应就拿出手机拨通了慕容阿敏的电话。听筒里立刻传来慕容阿敏爽朗地声音:卧噻,是高大帅哥啊,今个咋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高端按了免提把手机扔到桌子上说:阿敏大小姐,不是我要找你,是你爸委派的人想跟你了解点情况,你稍等啊。

梁昊看了一眼慕容斌,慕容斌把脸转向一边根本不看他了,梁昊好像被架在火炉上烤一样难受,无奈地拿起手机说:哎呦阿敏妹子,我是梁昊。